花椒,你不知道的前世今生,台湾三品農業開發有限公司
花椒,你不知道的前世今生
2015-12-05分享到:    

 

花椒,那些你不知道的前世今生 

台湾三品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 

一 生 只 談 花 時 候 

古典詩詞里的百卉千花無關歲月,只遇盛開

花椒,芸香科的落葉灌木,俗常里最平凡的烹飪作料。

然而,在遠古時代,它是人與神之間溝通的祭品,也是專屬王公貴族的頂級香料,深情的愛戀曾以它為證。

• • •視爾如荍,貽我握椒

2500年前的陳國郊野,樹影婆娑,陽光溫熱。子仲家美麗的姑娘舞姿翩翩,目送秋波,伴舞的男子歌聲婉轉,情意綿綿。

在這樣一個美妙的好時光里,愛情像花朵一般含苞而放。小夥子情不自禁對姑娘說:

穀旦於逝,越以鬷邁。視爾如荍 ,貽我握椒。《詩經·東門之枌》

他說的便是「良宵易逝呀,相愛需及時。像錦葵花一樣美麗的你,請把手裡的花椒送給我吧!」

花椒也和代表愛情的玫瑰一樣有尖銳的刺

他為何偏愛開在荊棘叢中的花椒呢?

「椒之實芬香,故以相遣」「椒聊之實,繁衍盈掬」。

花椒氣味芳香,結子滿樹,完全融合了先民們浪漫求偶、多子多福的良好願望。

所以,在那個花椒還屬於稀缺物的時代,它作為定情物,其效用類似今天的鑽戒。

• • •有椒其馨,胡考之寧

花椒在先秦時,由於栽培技術相當落後,「凡種數千枚,只有一根生」,珍貴無比。人們 「選其馨香,潔其酒醴」,製成椒酒,稱作椒漿,用來祭祀祖先與神靈。

屈原在《楚辭·九歌·東皇太一》中敬事天神,就是「蕙餚蒸兮蘭藉,奠桂酒兮椒漿。」《楚辭章旬》云:「椒,香物,所以降神。"

椒之香如此珍貴,按照古人「以美好之物喻美好之德」的習慣,它便被列為頂級香草,只與德行最高尚的人相伴,其地位甚至在蕙芷之上。

在屈原的《離騷》中,有「昔三后之純粹兮,固眾芳之所在。雜申椒與菌桂兮,豈維紉夫蕙茝!」

意為,當初禹、湯和文王的品行多麼完美,所有的香草都簇擁在他們周圍,定會有花椒與桂樹雜陳期間,怎能只有蘭蕙與芷草結伴相隨?

曹植的《洛神賦》里,美麗的洛神也曾走過飄著濃郁花椒香氣的路徑,帶起一陣杜衡草叢流動的芬芳:

踐椒塗之郁烈,步蘅薄而流芳。

唐代元稹曾在《授牛元翼深冀州節度使制》中寫道,「聞爾鼙鼓之音,懷爾椒蘭之德。」

一句「椒蘭之德」,貞行猶如椒蘭遺世,格外珍貴。

未央歡,枯骨寒椒房暖帳誰流返

在古代,花椒還在建築材料中大派用場。

古時帝王殿前往往被種上楓樹,天子居處亦稱「楓宸」。對於心儀的美人,帝王則會專門為她修築椒蘭之香的殿堂。

在《九歌·湘夫人》一篇中,湘君為湘夫人「築室兮水中,葺之兮荷蓋。蓀壁兮紫壇,掬芳椒兮成堂」。

這座修築於水中的芳殿,完工之後,還要捧一把花椒撒滿廳堂。

到了漢代,椒房殿成為皇后的居所。《漢書·千秋傳》曰:「椒房,殿名,皇后所居。以椒和泥塗壁,取其溫而芳也千秋。」

椒房殿見證了陳阿嬌、衛子夫、李夫人、趙婕妤這些艷絕天下的女子的恩怨情仇。

她們的故事,衍生出「椒房」、「椒殿」、「椒蘭院」等多種辭彙(都是指稱皇家後宮)。「椒閣」,則被成為女子閨房的美稱。

成語和典故之中,有了「椒房之寵」、「椒房之助」、「椒房之喜」、「椒房之爭」等詞語。 

「椒房」成為歷代妃嬪魂牽夢縈的地方。多少富貴春宵,是在花椒的溫辛香氣中流逝。

直到唐代白居易的《長恨歌》還吟嘆: 

西宮南內多秋草,落葉滿階紅不掃。梨園弟子白髮新,椒房阿監青娥老。

• • •今生未了因:飛入尋常百姓家

花椒開始被用做調味品,是從南北朝時期開始,《齊民要術》有關於花椒在烹調中使用的諸多記錄,比如「花椒脯臘」。

之後各朝代的文獻,如《山家清供》、《飲膳正要》、《素食說略》、《食憲鴻秘》等均有花椒用作調味的記載。

至近代到如今,它已完全淪為尋常人家最普通的調味品。

念往昔,繁華竟逐,最初的臉龐,早己變了模樣。

一千年前,它曾被古人那般的珍愛過。一句「視爾如荍,貽我握椒」,美麗了整個時光。

在那樣的遠古洪荒,我若許你繾綣深情,白首不相離,便會以它為證:贈爾一捧椒蘭,伊化鴦,君化鴛,只羨鴛鴦不羨仙。

一|生|只|談|花|時|候古典詩詞里的「百卉千花」

它們是來自古典詩詞的花影,只記隔花初見時:沉香亭前,一枝紅艷醉過李白;萬里橋邊,冉冉紅蕖留過杜甫;惆悵人面桃花,留戀崔護的眷顧;梨花院落,曾記晏殊的徘徊;滿院落花簾不卷的朱淑真,斷腸芳草遠……

二維碼